从vivo沈炜的讲话,读懂中国手机产业的未来


国产手机厂商距离成为伟大的企业,还有多远?

文丨华商韬略 张静波

过去10年,国产手机品牌已成为全球市场上的重要玩家,但距离成为伟大的企业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如何从规模大到实力强,实现从优秀到伟大的转变?vivo创始人、总裁兼CEO沈炜的讲话,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有价值的参考。

【以本分为价值观】

国产手机跟苹果的差距,还在拉大。

一方面,苹果A系列芯片越战越勇,而国产手机搭载的高通骁龙芯片,却在近年来受困于功耗、散热等问题。

另一方面,受价格下探等因素影响,苹果手机继续扩大了在中国市场上的占有率。

来自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的数据显示,2022年一季度,国产手机除荣耀恢复性增长外,其余品牌都出现了下跌。

而苹果的市场占有率,则从一年前的14.7%提升至17.9%。

刚刚过去的618,苹果iPhone 13在京东被疯抢的一幕,成为国产手机心口的一道伤疤。

事实证明,靠简单堆硬件、拼参数的短期主义,并不能救市场。

国产手机要想赶超苹果,就必须摒弃追风口的浮躁和不切实际的幻想,埋头种因。而这,恰恰是沈炜领衔下的vivo一直在做的事情。

在vivo,“埋头种因”是创始人沈炜最常提起的一个词之一。比如,他在2021年vivo新春公开信中说:

“果不能求亦无须求,因决定果,埋头种因,果自会水到渠成。”

同样的话,他在2018年公司团宴演讲上,也说过。

在沈炜看来,很多企业很在乎“果”,但vivo是一个不太在乎“果”的企业。这并不是说“果”不重要,而是从逻辑上讲,“因”决定了“果”。

“因”没有种好,是得不到“果”的。反过来,埋头种因,果水到渠成。

过去两年,许多国产手机之所以陷入堆硬件、拼参数的短期主义,就是因为太在乎“果”,而忘掉了做手机的初心。

处理器要越快越好,内存要越大越好,摄像头要越多越好……但消费者真正想要的,并不是冰冷的硬件和参数,而是用户体验。

苹果手机在很多参数上,包括像素、刷新率等,都不如国产手机,但它却把用户体验做到了极致。

这一方面需要抛开参数,在用户看不见的地方下功夫。

比如,过去几年,vivo依托用户创新实验室、芯片实验室等,种下一粒粒科技的种子,静待根深叶茂时。

另一方面,更需要手机企业回归初心,坚持做对的事情。

在沈炜来看,企业最重要的是保持平常心,坚持做正确的事情,并力求把事情做正确。他将这总结为本分价值观。

本分,是vivo的核心价值观,也是这家科技企业最鲜明的特征。

沈炜曾在2020年步步高20周年晚宴上强调:

“以本分为核心的企业文化与价值观,是我们企业20年仍能存活至今的最重要原因,是我们企业今天能够与世界一流企业PK的唯一的核心竞争力。”

正是从这个核心价值观出发,vivo得出了埋头种因的方法论。

也正是这种方法论,使得vivo能够远离市场的喧嚣,回归用户初心,打造出vivo X等一系列爆款产品,以及OriginOS原系统。

最终,在低调中,成长为中国手机市场上的顶级玩家。

【坚持长期主义】

为什么要坚持本分价值观,坚持埋头种因的方法论?

因为事物的发展、技术的演进,都要遵循客观规律,不可能一蹴而就。用中国的老话讲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

吉姆·柯林斯曾在他的开创性著作《从优秀到卓越》中,引入了飞轮效应。

想象一个重达2吨的巨轮,如何才能让它尽可能快地转动起来?刚开始,你用力推,它几乎纹丝不动。

直到某一刻,它慢慢开始转动。再后来,它越转越快,几乎势不可挡。

仔细观察那些世界上最牛的企业,它们的发展几乎都遵循了飞轮效应。

亚马逊在成为全球最大的云计算厂商之前,已积累了大量的云服务。

同样,苹果的强大也并非一朝一夕。其操作系统和图形处理能力,早在上世纪80年代,乔布斯创办NeXT和皮克斯时,就已开始积累。

数十年的埋头种因,才换来今天的行业地位。

那么,如何埋头种因呢?在沈炜看来,首先是长期主义。

“只有坚持长期主义,才能更好地保持平常心,不受短期压力、诱惑的干扰,才更有可能去做正确的事,并把事情做正确。”

坚持长期主义的vivo,过去十年,埋头种因,不断在产品上创新。

从第一款整合了Hi-Fi级专业芯片的vivo X1,到全球首款屏幕指纹手机X20 Plus,再到搭载了微云台的X50系列,以及搭载自研芯片V1和蔡司镜头的X60、X70系列。

这些纪录的诞生,是vivo长期在用户看不到的地方,坚持创新的结果。

乔布斯曾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中提到,因和果会在未来生活中联系起来,如果不是当年他退学选修了书法,就不会有后来苹果的漂亮字体。

而vivo当初种下的因,也最终水到渠成,得到了果。

为了种更大的因,vivo还在2021年成立了中央研究院,致力于跟踪、预研全球手机行业的前沿技术,为3年以上的产品和技术规划指明方向。

在此基础上,vivo形成了从产品规划、技术规划到技术预研的铁三角研发体系。

长期主义不仅是一种方法论,在沈炜看来,它更要成为每个人的思维惯性。这要求人们着眼长远去思考,提升化繁为简的能力。

为此,vivo确立了设计、影像、系统和性能四大长赛道,并确保在这些技术方向上的长期投入。

长长的坡,厚厚的雪,才能滚出大雪球。聚焦四大长赛道,让vivo能够全力以赴。

长期主义也不是一家吃独食。

vivo有一个很朴素的使命——让企业利益相关者都持续happy。

在沈炜看来,vivo要成为百年老店,就要处理好四个方面的关系:消费者、员工、商业合作伙伴和股东。

为此,必须坚持利他共赢,优先让供应商、代理商等合作伙伴赚钱。

因为这种理念,vivo和供应商保持了良性关系,总能在第一时间获得产业链高端部件,从而提升产品竞争力。

【坚持设计驱动和用户导向】

埋头种因,坚持长期主义,最重要的是回归初心,坚持用户导向。

提到国产手机与苹果的差距,我们更多时候,在谈芯片,在谈iOS操作系统,但苹果真正厉害的是设计驱动和用户导向。

化繁为简的包豪斯设计,以及清新高雅的蒂凡尼风色彩……让苹果手机令人尖叫。

这是苹果在西方发达国家近百年工业设计的基础上,结出的硕果。

它本质上,是对人性的深刻思考,也是人类对美的追求、对成就和愉悦的追求,对自我意义的追求。

相比之下,刚刚完成工业化,才从短缺经济迈向过剩经济的中国企业,对工业设计和用户思维的理解,与苹果等巨头公司相比,还有很大差距。

vivo很清楚这一点,并在内部不断提升自己的设计能力。

在沈炜看来,技术永远在进步,参数永远在变化,不变的唯有人类对美的追求。为此,他甚至直言:

设计驱动是成为伟大品牌的关键所在。

从这一点出发,vivo在2021年进行了一次企业文化升级,将“设计驱动”写进了企业价值观。

设计驱动,本质上是倾听用户,做连接科技创新和用户需求的桥梁。

正如沈炜所言,“设计驱动不是设计师驱动,设计驱动最重要的体现是,我们要去思考产品的意义,思考我们能创造什么,改变什么,赋予什么。”

过去几年,这种设计驱动的价值观,一直推动vivo用简单、极致、完美和优雅的方式,打造出X50、X60、X70、X80等一系列产品。

这些产品不但为用户带来了微云台、蔡司影像等全新体验,也让vivo站稳了国内高端手机市场。

vivo走过的路,对其他国产手机品牌来讲,是一种参考。而从沈炜的讲话中,我们或许也能读懂中国手机产业的未来。

过去十年,国产手机品牌已经成长为全球手机市场上,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。

然而,苹果手机在国内市场上的火爆,无疑在提醒我们:国产手机品牌距离一家伟大的企业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如何让飞轮转起来,从规模大到实力强,实现从优秀到伟大的转变?vivo的本分价值观和埋头种因的方法论,为我们指明了一条道路。

事实证明,靠堆硬件、拼参数等短期主义,无法抢占高端市场,更成就不了一家伟大企业。

要想成就伟大,就要放弃短线思维,坚持埋头种因,坚持长期主义。“因”种下了,“果”才可能水到渠成。

【参考资料】

[1]《vivo沈炜的这50条思考,帮我们读懂中国最低调企业家的与众不同》砺石商业评论

[2]《拥抱用户,追求极致,创造惊喜》vivo2022年新春致辞

[3] 步步高公司成立20周年讲话

——END——

欢迎关注【华商韬略】,识风云人物,读韬略传奇。

版权所有,禁止私自转载!

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

如涉及侵权,请联系删除